Woodland Cemetery, Lewerentz and Asplund, V

Posted in Travel & StudyTagged with , , , 4 Comments

Woodland Cemetery, Stockholm, Sigurd Lewerentz and Gunnar Asplund, 1915-61. Part V.

本篇是关于森林火葬场的urn depositary和后面墓地的情况,应该比较适合放在part 2,我随后再调整。

访问者从主入口进来后有三个选择:中间的圣十字之路,右边通上冥想之丘的路和左边urn depositary的路。这三条纵向的路强调了墓地的长。而那条横向的路并没有将其打断——因为草地的关系,在正常人眼高度,不走近的话很难察觉其存在。

人在圣十字架之路上,左手边树列的茂密似乎在强调右手边草坪的开阔;迎着缓坡前行,间隔均匀的榆树有节奏地过去身后,似乎映衬冥想之丘上十二棵树的相对静止。

一堵矮墙将两条路分开。墙头戴铜帽,高度略低于人眼,后面便藏着一座座石棺。仿佛右面开阔的越是优美,左边墙后藏着的就越是可畏。

Urn depositary通向森林火葬场的路。

Urn depositary的南端头,临近chapel of faith的地方,有Eric Gunnar Asplund和他的家族的墓。

Chapel of faith后方。

矮墙内外的两条路。

冥想之丘上。

墓地的景色。

冥想之丘北面的山丘和树林。Lewerentz1958-61年设计建造。

4 thoughts on “Woodland Cemetery, Lewerentz and Asplund, V

  1. 去的时候,Asplund墓前,祭放着,,,100丹。。。。
    话说,墓碑的方向,好像是有讲究的。
    水对于Lewerentz,或者说对瑞典人还真是。。。可以开个题了。

  2. 最后这个,或许可以和他61年加做的铁门(边门)一起琢磨琢磨

  3. 日本人那。。。
    经验证,墓碑正面朝东。

  4. 冥想之丘上的树是梣树还是榆树?(北欧神话中世界之树是棵梣树。)
    从目前的照片不能判断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