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 G. Asplund’s Summer House

Posted in Personal ProjectsTagged with , , Leave a comment

Architect’s summer house, Sorunda, Sweden, E. G. Asplund, 1936-1937.

建筑师E. G. Asplund通常以他的国家级别的公建项目为人所知,譬如斯德哥尔摩城市图书馆、斯德哥尔摩南墓地仪式厅、哥德堡法院扩建等等。

有两个很棒的住宅项目可以反应他在居家生活方面的理念和创新。一个是Villa Snellman 1917-1918(同样是两个矩形体量以略微偏离正交的方式铰连),另一个就是本篇所述的他为自己设计的假日别墅。

这个假日别墅设计建造于1936-1937年。建成后Asplund经常和家人或邀请朋友来这里度周末或节日,不过他只享受了几年就在1940年55岁时去世了。

现在这块地这座房子属于他孙女辈的Charlotta Hagerud一家。他们也经常从斯德哥尔摩过来度周末,并且一点一点的做着复原和维护这座建筑的工作,同时也有偿接受参观。

Asplund相中的这块地在斯德哥尔摩以南大约一小时车程(以现在的交通条件)的Sorunda地区,位于一个很深凹的海湾的最顶端,基地内还有一些巨石突起于地面。Asplund很满意,于是从当地农场主手中买下了这块大约六公顷的地。

Asplund将瑞典传统农宅的矩形两坡顶体量拆成大小两个,将较小体量的屋顶坡度略作调整,然后错动、旋转、咬合,使它们以一个略大于90度的姿态,同北面的巨石一起,怀抱出一个前院。Asplund在前院种下一棵松树。

在西侧,也就是前院主入口那一侧,建筑师做了一个半室外门廊。门廊这个东西现在看来稀松平常,但在彼时的瑞典是相当超前的。Sorunda地区,在不同的季节主要受到南风的北风的侵扰。而这个门廊,北侧的巨石为它挡住北风,南侧错动出去的起居室体量又为它挡住来自海湾的南风。所以当领居们因为北欧恶劣的天气而不得不开始进入室内时,Asplund还是可以悠闲的坐在门廊的藤椅上看着那棵松树,也许他的孩子正坐在从松树吊下的秋千上荡来荡去。

起居室体量的错动也为后面的矩形体量让出了一个缺口,餐厅得益于此可以向海湾的方向开一个大窗。在这条视线通路上,建筑师又精心的种下一棵……不好意思我不认识这棵树的品种,但可以判断它有别于覆盖这一片地表的松柏,是被精心挑选运送过来的。从下面的卫星航拍也可以看出这棵树青翠得鹤立鸡群。

室内,在两个体量铰连咬合的关键点,Asplund设置了整个家宅空间的绝对焦点——一个特大号的火炉。据说当时Asplund请事务所的同事画一个特大的火炉,于是同事就按照自己理解的特大给画了一个,Asplund看了说不够大,于是同事改大了一圈…往返几次后,终于整出了这个跨越两个标高,里面足以站得下几个人的火炉。

火是一个家的中心,或者说火就代表了一个家,它的温暖它的明亮意味着团聚。而建筑师在这里的极端做法甚至像是在一个规整的起居室内,单独为火做了一个曲面的小房间。

进入场地,车库。

当年精心定位的这两棵树,大半个世纪后已经长得如此高大。

室外炉火烟囱,面向松树前院,为室外的聚会提供了另一个中心。

门廊。

蓝色的桌椅是Asplund为斯德哥尔摩展览馆设计的,原先并不摆在这里。现屋主正计划复刻一些Asplund设计的家具,所以临时运过来。起居室里的绿色柜子将是复刻的第一件家具。

不同于大多数瑞典乡村住宅的深红色,main house是被刷白的。横向的窄木条,每一根边缘都有导角,转角处45度拼缝。

深红色出现于挑檐的下表面及其结构件上(主要是门廊和厨房北门外的灰空间),guest house和boat house / sauna则是按传统刷成深红和黑的配色。

关于这种在瑞典乡间随处可见的深红色木屋,瑞典某地大量出产制造这种深红涂料的矿产,而它的性能又特别适合用作室外涂料,以至于在整个国家被广泛应用,这种深红色好像就是其产地的地名命名的。

东立面局部,台阶的轮廓“伸”了出来。

那条从集水槽垂下的锁链并不是原来的设计,现屋主的父辈加上它是为了防止泥土随落下的雨水溅起弄脏白墙。

从tool shed旁边望向main house和深红色的guest house。

从boat house / sauna看海湾,Asplund桑拿完就从这里下海游泳。

从小码头看main house。由近及远依次是boat house / sauna,guest house和main house。

从guest house看main house。

从岩石上俯瞰。

主入口处看餐厅。

从走廊南端的台阶上看餐厅和起居室。可以看到两个体量铰连处的红砖铺地,两个望向海湾的大方窗。

从两张短向剖面图中可以看到,起居室体量东侧伸出的屋檐应该正好止于餐厅朝向海湾的方窗边缘。但实际施工中,这个檐口稍微挡住了一些窗子。

这个特制的半透明竹子家具,可以挂衣帽放鞋子。

从餐厅进入起居室时俯瞰。

在哥德堡法院扩建项目中,Asplund事无巨细的设计了几乎每一件家具,但他并没有把它们直接拿过来用在家里,而是重新专门为这座summer house设计定制了一些家具。

当然,大理石桌面上的那盏吊灯出现在他的许多公建项目中,但我看资料图片,以前并不是用的这盏灯,这可能是后换上去的。

坐在红砖台阶上看到的场景,这两棵前景树想必是精心设置的。

一开始我看这扇窗的把手在下沿,就想当然以为是上悬窗。直到现屋主演示了一下,它其实是可以沿垂直向导轨整个推上去的,后面是一层纱窗。可以想见夏天的时候再把身后的门一开,穿堂的海风会是很舒服的。

餐厅朝向海湾的窗也是这种的,我当时蛮吃惊的,这毕竟是1930年代的房子啊。不过转念一想,Asplund在同一时期做的斯德哥尔摩南墓地仪式厅中最大的那个Chapel of Holy Cross,十几米宽的铜和玻璃制的大门,在必要的时候可以整个沉到地下,让室内空间和半室外的porch连为一体以便举行更为大型的祭奠活动,相比而言这两扇窗也就还好了。

沙发。

大理石桌和写字桌配的椅子。

Asplund并没有专门为自己和夫人设置卧室,长方形体量里的两个房间分别是给孩子们和佣人住的。

两位主人是睡在展示墙前面这张沙发上的,是的,它可以展开成一张双人床。嗯,还好我选择住在guest house。

展示墙上挂的是Asplund的猎装和动物标本。那两块tiles,也许是他从意大利带回来的?

红砖砌成的台阶延伸进火炉,客人们可以坐在台阶上一边烤火一边交谈,望向海湾。

仔细阅读平面你可以看到,沙发背后有一道曲线的帘子,拉起来可以挡住壁橱和火炉后面的水池。现屋主准备复原这一设计。

窗前的一长条工作台。

客厅地面的这块是可以开启的,下面当然是小酒窖啦。在没有恒温柜的年代,这可是冬暖夏凉。

从门厅/餐厅往厨房看,这个看似平层的房子里其实一共有三处台阶。

这个狭长的视线通路从厨房穿过走廊、餐厅、起居室,一直可以达到室外。

厨房的餐桌,两侧的家具又是特别设计的,把手周围的灰色可以防止将白漆面弄脏。

木梁上放着一个纱窗样的东西,实际上是用来晾干从附近采来的菌类的。

厨房外,main house的最北端有一个半室外空间,放置一些常用的工具以及日常产生的垃圾。

从杂物区看tool shed。这种特有的栅栏做法在瑞典乡间随处可见。

从杂物区往北走一段是outhouse,就是厕所啦。

现在,整个summer house的卫生间和淋雨设备位于门廊最北端门后通向的地下空间,但这些是后来加上的“先进”设备。

在最初Asplund的设计里,这个假日别墅的厕所就是这个巨石旁树林里萌萌的三角形小房子,甩在main house后面百十米的地方。

可能是还嫌萌得不够,Asplund甚至在门旁边做了一个红色的♥型镂空。

我没有特别仔细的观察这个厕所,但它似乎有一点后来Alvar Aalto在Muuratsalo Experimental House里尝试的“以突出地表的岩石作为地基,将木屋建于其上”的意思。

当然也可能不是,因为那样的话Aalto后来的做法就不足以称为试验了。

看着这个正三角形的立面,中轴线上的灯,中轴线上的门和窗和只遮住一半的帘子,你很自然的判断里面是正中间一个座位对不对?但是,不是的,这里面是肩并肩的两个座位……在推开门的那一刹,我不由愣了两秒…

后来聊起这件事,现屋主居然建议我和同伴一起使用一下这个厕所,透过窗户还能看到海湾呢,是一种she said I quote, “interesting experience”。         蛤???

前院与后院的区隔,建筑师在房屋和岩石之间设置了一扇薄薄的门。

在这扇门的前面,檐口已经低于视高。

屋面上的不是瓦,是一片片的木材。这种上世纪30年代普遍存在于民居的传统做法,时至今日全瑞典已经没几个师傅会做了。现屋主只能在政府的帮助下寻找维护保养。

室外壁炉和门廊。

邻国芬兰的建筑师Alvar Aalto,虽然后来取得了比Asplund更高的国际声望,但比Asplund小十三岁的他,其实一直是将Asplund视作导师的(一些Aalto自己写的文章中都表达了这种观点,就不细说了)。

在许多Aalto的项目中都能看到Asplund的影子,譬如前者的Viipuri Library(1927-35)和后者的Stockholm City Library (1920-28),它们在开架阅览区对天光的应用。后者甚至有一个初版方案是一个开满天窗的穹顶设计,而不是后来实施的圆柱体侧面开高窗。

Aalto在1952-1954年,也为自己和家人设计了一个summer house – Muuratsalo Experimental House。稍微对比一下可以发现许多传承,譬如房屋选址对突出地表的巨石的利用,譬如对小一些的岩石的利用(作为台阶或是基座等),譬如都在水边放了桑拿木屋,洗完立刻裸身跳进海水,又譬如都有内外两处炉火/篝火,而室外的火是他们都热衷于social life的一个侧面反映等等。

而对于Asplund的这个特大号跨高差的曲面火炉,Aalto也有应用和演进,譬如在Villa Mairea里,起居室火炉雕塑般的曲面处理、室外火炉和上露台的台阶的关系;在the Aalto House里,工作区的红砖台阶和火炉的关系等等。

本篇中提到的一些北欧建筑在http://chenhao.studio/?tag=scandinavia可以找到一些信息。

 

All the drawings are from the National Association of Swedish Architects, Gunnar Asplund Architect 1885-1940, reprinted by Byggforlaget, Stockholm, May 1986.

Satellite photos are from hitta.se.

In need of share, please follow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atives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分享时请遵守知识共享许可协议: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 3.0中国大陆

Hi-res image or fine art print request please contact hchen [at] chenhao.studio.

Special thanks to Charlotta Hagerud and her husband, and to Yerba and Xiwei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