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uratsalo Experimental House, Alvar Aalto

Posted in Travel & StudyTagged with , , 5 Comments

Muuratsalo Experimental House, Muuratsalo, Finland, Alvar Aalto, 1952-54.

这并不是Alvar Aalto的第一个Summer House。1926年蜜月旅行之后,他和他的第一任妻子Aino Marsio-Aalto完成了他们的度假小屋Villa Flora,造在Aläjarvi的一个小岛上。1949年Aino的突然因病去世给了Alvar极大的打击,他变得颓废消极以致身边的亲友认为他的职业生涯要就此终结了。直到1952年Alvar结识了一位女建筑师Elsa Kaisa Mäkiniemi (也就是后来的Elissa Aalto,当时正在Säynätsalo Town Hall的项目工作)。与Aino的母性力量不同,Elissa年轻充满活力,Alvar爱上了她并和她结婚。作为婚礼,他在Säynätsalo项目旁边的Muuratsalo岛买下了一块五公顷的地,设计建造了这座属于他们的Summer House。有太多文章写这座房子了,大多是关于各种试验、砖的collage、废墟感等等,我瞎说点别的。

基地那么大,自然条件那么好,房子到底造在哪里就成了一个问题。从一系列早期的草图可以看出Aalto本人也推敲了好一阵子。第一张总图就把范围缩小到了一公顷左右,也许是因为湖岸线在这里先凹进去一下,再凸出来一个半岛,形成一个小港湾,正好停靠Aalto本人设计的摩托艇。(那个年代并没有桥和公路连接湖里的这些岛,要到达Muuratsalo必须从Jyväskylä市开船过来。)这张图里有这么几样东西:湖岸线;带标高的点云;一条虚弱的线连同湖岸线围成一个圈,里面密密麻麻的点(现场是一片洼地,长满松树、白桦和蕨类);突出地面的最大的两块岩石,一块圆一块长。Aalto第一次把房子放进总图时放在了一个离湖岸很近的地方,最近距离大约十五米,一个角跨进了洼地。随后几张草图里房子慢慢旋转、后退,最终的定位是这样的:房子和水保持了相当的一段距离,离西北面突出半岛的最尖端大约80米,圆形的巨石嵌在正方形房子的西角下,长形的巨石和扩建的“尾巴”围出一个院子,两块巨石交接处用土填平形成主入口前的平台。

这个定位带来一系列影响。1,夏天的时候房子消隐在茂密的树木后,在湖里不易被看见;冬天的时候房子外部白色粉刷的砖墙和积雪和白桦又融为一体,这和Aalto对居住建筑的一贯主张是相符的。2,长形巨石协助围合出后院。3,到达房子之前的路程成为一段感知极丰富的体验:先是一段大约十八千米的水路,然后登上木制的简易码头,紧接着是构成突出半岛的大大小小的岩石,坚硬而浑圆,若是赤脚,还能感到太阳照晒的余温。半岛后是一段泥土地,覆盖着菌类、死去的植物、掉落的针叶,厚厚的非常松软。左手边洼地里浓密的各种植物飘散过来温润的气味,右手边几棵松树从岩石之间长出来,湖水拍岸。走到房子跟前,要向右转了,最后几步路程就是那块圆形的巨大岩石。这几步路需要你付出一些努力,因为一方面坡度比之前陡,另一方面这里一天之内的天气能在晴雨之间切换十几甚至几十次,加上一些苔藓类,比较湿滑。总之,在克服了这个小小的困难后,终于站在门口,可以进院子了。

进入院子白砖切换成红砖,一下子有了些家的温暖。这是一个完美的正方形,内立面是各种红砖、瓷砖、灰缝用法的试验,有意无意构成了一种texture collage。正方形的几何中心是统领全局的篝火,正如Aalto在项目描述中写道:“The whole complex of buildings is dominated by the fire that burns at the center of the patio…  where the glow from the fire and its reflections from the surrounding snowbanks create a pleasant, almost mystical feeling of warmth.”

如果说这个内院是人工的,有严格的几何限定,是红色的,自上而下被火统领着,有美丽的湖景,是活跃的,是用来与家人和朋友相处的话;那么由正方形主体、扩建的“尾巴”和长形巨石围合出外院则是自然的,松散的边界,是绿色的,自下而上地碎片化地点缀着树和岩石,没有湖景,是静谧的,是用来独处和冥想的。

在正方形主体完成后的一年,Aalto加建了客人房和柴火储藏房,再之后的一年造了一个桑拿小屋。和客人房一样,桑拿小屋没有地基,而是建造在按对角线方向搁置在突出地表的几块岩石上的一组圆木梁上。小屋的单坡顶是以一种原始的方式达成的:每根圆木并不加工成头尾截面一样直径,而是保留原有的椎度,建造时按统一的方向叠加,十几根后就自然形成了坡度。

有趣的是桑拿小屋距离房子主体有一百来米,这样就有了双重的距离和迷失:先是要驾船从Jyväskylä市到达Muuratsalo岛,荡漾迷失于中南部芬兰典型的地貌:湖和岛;然后又要一头钻进茂密的原始树林,短暂的迷向之后,来到桑拿小木屋。

桑拿过后赤裸全身纵身跃入湖中,这就是芬兰人的夏季生活。

上图扫描自Scott W. Wall, “Sight to Site, Alvar Aalto and Muuratsalo”, in Erkki Helamaa and jari Jetsonen, Alvar Aalto Summer Homes, Rakennustieto Publishing, Helsinki 2007. p. 8 – p. 15. 作者有再加工。原图来自the Alvar Aalto Museum in Jyväskylä的档案。

上图指北针方向不对,房子与湖岸的距离不对,一切以下图右的卫星照片为准。

到达房子之前的路。

凸出湖岸线的半岛和小码头。

半岛尖端,湖对面有Aalto二十几岁时设计的Muurame Church。

阴天。

晴天。

两块巨大岩石其中的一块嵌入房子的西角下。

主入口。

从主入口看湖边。

主入口。

从湖边看房子。

院子内立面。

院子内立面。

院子内立面。

从起居室看院子。

起居室。

Loft工作室。

Loft下面的工作空间。

餐区和火炉。

主卧室。

起居室和Loft。

从长形岩石上看房子。

从东南方看房子。

外院。

外院。

加建的客房,关于没有地基的建造试验。

从东北方看房子。

桑拿小木屋。

 

最后,,,附送一只毒蘑儿菇,,房子附近找到的。

 

 

 

5 thoughts on “Muuratsalo Experimental House, Alvar Aalto

  1. 拍的照片真好看!不知道阿尔托还做过这个房子,很喜欢LOFT二层围栏的处理。谢谢博主的文章和照片。

  2. 同样是北欧的Summer House,同样是很远很远的郊外,临湖,条状的有方向性的岩石,院子的主题,似乎Asplund的这个房子可以稍微拿来比较下。真是喜欢这种微地形的观察,千变万化,北欧丰富的自然资源给设计带来了的种种可能。 :)

    以下分别是Asplund的那个Summer House的一些资料:
    https://archiwatch.wordpress.com/2012/05/13/gunnar-asplund-in-ordine-sparso-post-3/
    http://www.erikgunnarasplund.com/eng/gallery9-sommarhusetsteninge.asp

  3. yerba,谢谢你分享的资料。
    是的,Aalto和他的好友Asplund似乎是在二十年代末斯德哥尔摩举办的functionalist exhibition结识的,两人之间的相互影响是很多的。光说Asplund的summer house at Stennäs,它的起居室火炉造型与Villa Mairea的起居室火炉,它的起居室火炉和台阶的结合与Aalto House的工作室火炉以及Villa Mairea室外火炉和上阳台的台阶,它和岩石的关系与Muuratsalo Experimental House和岩石的关系等,都有许多相似的地方。

  4. 哈,原来如此,原来他们也是有互相影响的,还真不知道。我看了越多资料越发现瑞典同时期的三位建筑师Asplund、Lewerentz和Peter Celsing之间的关系剪不断理还乱,都或多或少影响,挺有意思的。

  5. I see you don’t use the power of social websites like pinterest and facebook on your website.
    You can get huge traffic from social sites on autopilot using one useful tool, for more info search in google
    for:
    Alufi’s Social Automation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